公立医院办养老机构应予支持

2em;据报道,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青杠老年护养中心是全国首家由大型公立医院主办的养老机构,尽管成立5年来,全国各地慕名前往考察学习的医院、养老院络绎不绝,但时至今日,该院仍然是全国唯一试水医养结合的大型公立医院。2em;”>据报道,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青杠老年护养中心是全国首家由大型公立医院主办的养老机构,尽管成立5年来,全国各地慕名前往考察学习的医院、养老院络绎不绝,但时至今日,该院仍然是全国唯一试水医养结合的大型公立医院。

2015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2016年,国家卫生部门联合民政部印发了国家级医养结合试点单位名单。而早在2013年,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就创办了养老机构,虽然每张床位每月收费5000元以上,但床位长期供不应求,老人需要排队入住。

按说这样的模式应在各地复制,然而前来考察学习者不少,却没有一个效仿者。换句话说,公立医院试水医养结合出现了孤岛现象。多家医院反映,政策壁垒、盈利导向和医养结合自身缺乏行业标准是三大主要原因。比如,医院由卫生部门主管,养老由民政部门主管,割裂的监管体制造成政策难协同、手续难办理等问题。再如,医院看病医保管报销,医院参与的养老机构看病却不能报销;民办养老院可享受床位等民政补贴,公办医院的养老机构却很难享受。这些都会影响医院办养老机构的积极性。

笔者以为,无论是体制障碍还是政策壁垒,都是可以破除的。各地卫生主管部门与民政主管部门要从大局出发,放弃部门壁垒,共同积极支持公立医院办养老机构。国家发布的相关指导意见虽然提到了推进医养结合的多种路径,但似乎没有明确提出鼓励公立医院办养老机构。期待国家拿出支持公立医院办养老机构的方案,包括理顺监管体制、破除政策壁垒、制定统一标准等,以促进各地医养结合高质量、多方式发展。当然,公立医院办养老机构需摒弃追求短期利益,应以公益心及微利思维寻求长期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