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昧!明明是脑梗,竟被当作“鬼上身”

核心提示:不止是家里所有人的名字叫不出来了,包括平时最常用的锅碗瓢盆这些名称,晚姨一个都唤不出来了。核心提示:不止是家里所有人的名字叫不出来了,包括平时最常用的锅碗瓢盆这些名称,晚姨一个都唤不出来了。

  最近,村里笼罩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村里人都不敢再靠近晚姨婆婆坟头那块地,有的人甚至把小孩送到外地的亲戚家,就为了躲避村里的晦气。

  为什么呢?

  因为晚姨在她婆婆祭日那天和家人一起去祭拜,回家之后,晚姨竟然叫不出家人的名字了!

  不止是家里所有人的名字叫不出来了,包括平时最常用的锅碗瓢盆这些名称,晚姨一个都唤不出来了。但晚姨表现得还是跟正常人一样,吃吃喝喝,谈笑自如,如果不问她人和事物的名称,别人也发现不了这些异常。

  村里人纷纷在讨论晚姨的怪异——

  “肯定是晚姨以前对婆婆不够尊重,现在她婆婆积满怨气之后回来纠缠了。”

  “也有可能是她婆婆舍不得老头子,要附身在晚姨身上,不肯走了呢。”

  “听说是祭日那天,晚姨和她老公吵架了。她婆婆那么疼儿子的人,肯定是为了惩罚晚姨,给她下降头了!”

  家里人对晚姨的变化也一筹莫展,头疼地很。

  晚姨在家里做好饭了,叫家人吃饭,嘴巴跟施了咒一样,就是叫不出老公孩子的名字。她老公莫叔看到她那傻样,气得一巴掌抽过去,“怎么蠢得连名字都叫不出来了?”

  晚姨的公公是个迷信的人,也听到过村里的谣言,心里一直都将信将疑,看到晚姨脸上的巴掌印子,为晚姨感到一丝怜悯,回身对儿子说道,“下次别再这样打了,万一真是你妈呢?”

  莫叔听到后,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爹把那么隐晦的事情挑破说了出来,气鼓鼓地回答,“那你说咋办啊?”

  莫叔爹踱着步子思考了一会,提议道,“要不,咱们请庙里的神婆过来?以前你妈也很信任她,给过不少油香钱。”

  两人一拍手说定之后,马上就行动了。因为没有提前预约,莫叔加了好些钱才在第二天请了最有威望的神婆过来家里。

  神婆一看到晚姨,按了一下晚姨的眉心,嘴里念念有词,说了一声怨气很重啊!旁边的莫叔听到后,神色凝重地陪笑着又加了点钱。神婆会意道,“你们放心,一切都有我在!”

  说罢便在光线阴暗的里间铺开了带来的大红布,又在每个房间插上了香烛,吩咐晚姨的公公每隔10分钟重新插根香烛,又叫莫叔要一直在外面的铁盆里烧些纸钱衣物,而晚姨的小孩则要一直跪在奶奶的肖像前,不时地磕个响头。

  一切就绪后,神婆便把晚姨喊道铺了红布的里间。只听到晚姨一直跟着神婆唱着南无阿弥陀佛,声音忽高忽低,像是在周围,又像是在天边,紧紧地萦绕在屋顶。

  只是没过一会,便听到了晚姨接二连三的惨叫声,神婆大声呼喊,“你儿子给你的钱够了,你可以安心地走,不要再回来了!”说完伴随着晚姨的呻吟声又吟唱了起来。

  就这样重复了一个下午之后,神婆取了些香烛灰,和温开水混合在一起,吩咐晚姨喝完躺一个晚上,自然就会好了,家人都不能打扰她。然后便气定神闲地离开了。

  家里人听从神婆的嘱咐,不敢去房间里看晚姨,留她在那休息了。

  但是第二天一大早,晚姨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显得精神恍惚,看到谁都神经兮兮的样子。村里有个比较明事理的伯伯提议道,“晚姨这种情况,应该去医院看看啊。”

  莫叔想想也蛮有道理,死马当活马医,什么法子都试试吧。

  莫叔带晚姨去了医院,医生简单问了晚姨几句话之后,很惊讶地问,“你这个情况出现这么久了,才第一次来医院看?这种情况还是比较重的,需要排除脑血管意外,先住下院来吧。”说完便开了张住院证过来。

  莫叔将信将疑地带着晚姨住进了医院,每天都是各种检查。莫叔拉着晚姨跑上跑下,一肚子都是怨气,这医院里花的钱,都快赶上给神婆的了。晚姨看上去也没什么好转啊!

  最令莫叔感到厌烦的是,每天都有一批医学生过来参观晚姨。看到他们好奇的神情,跟耍猴子似的问着晚姨,莫叔觉得特别尴尬,这比村民们绕着他家祖坟走都还丢脸。

  莫叔越想越不对劲,决定去医生办公室问个清楚,做了这么多检查,到底有病还是没病?

  没想到莫叔愤怒的质问在医生面前就跟挥发了一般化为了无形,医生缓慢地调出晚姨的片子给他看,慢悠悠地指着光亮处,“你看,这是你媳妇的整个大脑,这么小块位置便是她的病变处,这也是引起她说不出名字的原因。你媳妇这是脑梗,也就是老百姓说的中风!我们把这个叫命名性失语,她这情况还要进一步完善检查,后期的康复还要一段漫长的时间。”

  莫叔心想,这晚姨还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中风呢。并且哪个中风的病人不是嘴角流着口水,一瘸一拐走着路的?晚姨能吃能喝,能蹦能跳,还能下地干活的,怎么就是中风了呢?这医生是想赚钱想疯了吧!

  莫叔狰狞着脸怒问,“你唬我们不懂医是吗?告诉你,她是去上完坟之后才这样的,神婆都说了是被附身了的原因。你想骗我们的钱,没门!我们现在就要办出院。”说完不顾医生的愕然,梗着粗红的脖子杵在办公室等着办出院。

  医生劝说了好一会之后,看莫叔还是下定了决心出院,便给晚姨开了些药,嘱咐莫叔,如果晚姨有任何病情变化,建议还是回来住院。

  莫叔不顾医生的劝说,收拾衣物后便带着晚姨回家了。

  一个晚上,晚姨指着小儿子的笔,颤颤地吐出一个字,“笔~”儿子惊喜地叫爸爸过来。

  看到晚姨能说出以前说不出来的名称了,莫叔眯着眼睛,欣喜不已。但是高兴之余,又疑惑地想着,这到底是神婆的功劳,还是那劳什子医生的药起的作用呢?

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